15377014339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三金潭物资市场E排十一号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废旧物品回收壁垒

一台台废旧电视,从位于湖北省荆门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一个厂房门口的传送带上被送进厂区,而从厂区一侧另一个厂房门口,输送出价值20万元/吨的钴粉和12万元/吨的镍粉。
  在这个厂区,装卸、吞入、拆解、输出、扫描、排出等工序组成了一套严苛的消化系统,把废旧电子设备吃进去,把价值不菲的、来自于废旧电子设备中的线路板上的贵金属排出来。
  这里的主人,许开华,管理着中国规模最大、技术最完善的报废产品回收处理企业。在最开始的日子里,他先是被融资绑架,再后来则陷入牌照困局,他不知道格林美的未来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和他的伙伴们哪一天会面临被取缔的厄运。他的抗争史,恰好也是中国废旧产品回收再利用的一部编年史。
  但许开华的故事,意义恰恰在于其面对复杂局势的多维度再平衡。对于后来者而言,一切教训都是宝贵的财富。在这个行业中,更多的企业所面临的形势要比格林美严峻得多,它们想要获取资源、获取资金,更想知道这个行业未来将走向何方。
  有米难下锅
  过去对报废电子产品处理企业的评价是“无米下锅”,现在看来,“有米也下不了锅”其实更合适。
  三年前,传统的走街串巷是电子产品回收的主要方式,收购者往往也是处理者,收购来的产品大都采取了一种野蛮粗暴的焚烧方式来获取其中的重金属物质,既不能实现资源回收和利用的最大化,也对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坏。
  在2010年,这种现象开始改变。从这一年“以旧换新”政策的实施到之后施行《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管理规定》(以下简称《基金管理规定》,2012年7月施行),再到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企业实施补贴政策,使“游击队”的回收方式逐渐丧失优势。
  处理一台报废电视,通过国家补贴政策,报废企业能获得85元的补贴基金,报废企业又会将其中绝大多数支付给回收企业,而在这之前,回收个体的自行处理大都不会带来超过这个价值的利润。
  对于国内废弃电子产品处理企业,尤其是报废电视机,资源回收已经不是最严峻的问题。2011年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理论报废量约为6670万台,通过废弃电子产品处理企业处理的比例就高达85%。
  “三年的时间,中国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行业走过了国外十几年才能走完的路,这在全世界来看都是一个奇迹。”格林美董事长许开华向记者表示。
  许开华说,真正让他头疼的是,“看得到的资源却因为市场壁垒而不能拿到手”。每个地区都有“城市矿山”,虽然也都会有报废电子产品回收企业,但是这些企业大都规模较小,产业集中度较低。这无论是对企业发展还是当地电子垃圾的处理都不利。
  “国内还没有形成一个让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市场,政府起的作用还是太大。”许开华说。
  欧洲在报废电子产品回收方面的做法一直被业内视为行业发展的标杆。2002年,欧盟通过了《报废电子电气设备指令》(WEEE),其中明确提出,只要企业符合其中规定,企业就可以在欧洲建厂,自由获取欧洲的报废电子产品资源,风险由企业自行承担,政府审批也比较宽松。
  摆在眼前的现实似乎更残酷。
  虽然报废电子产品企业在资源获取方面越来越便利,但是能够抗衡传统回收体系的只是报废电子产品的冰山一角,除了电视机,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的回收生意外,报废电子产品企业几乎找不到可以插手的市场空隙。在格林美荆门基地,记者也看到,处理空调的数目只有数十台,而空调能提炼出来的资源和价值要远多于报废电视机。




  • 上一条:贵金属的分类
  • 下一条:为何相比大型旧机电科技电子产品回收困难